<
顶点小说_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魅影天邪传 > 去他的昆仑派
    “铛铛铛!!!”昆仑派琼天大殿后演武场,兵刃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广场中央慕少英与徐少卿正在比剑,四周则围坐着一众昆仑弟子。

    正对大殿方向摆着三张松纹椅,上坐着三个白发白髯,看来已年届花甲的老头,他们正是当世闻名的昆仑三圣:左边略显发福的是炼药长老“医圣”莫奇兮;右边骨骼嶙峋的是冶兵长老“锻圣”殷奇拙;中间那周身散着一股教人不敢亲近的凌冽之气,目光犹如翱天雄鹰般精锐的便是“七天神武”之一,昆仑派掌门,大名鼎鼎的“琼天剑圣”玄奇道。

    “哗”昆仑众弟子中忽的迸发出一阵惊呼,原来是那徐少卿一记妙招差点就将对的宝剑挑飞;幸而那慕少英亦不是泛泛之辈,于千钧一发之际化险为夷,二人又再次进入了僵持状态---其实这次派内比武至今,已经决出了代表昆仑出战少圣大会的三个人;他们就是大弟子杨少功,二弟子徐少卿与三弟子慕少英;这场比试,只不过是一场多出来的娱兴之战罢了;另外,大家也很想知道,同被认为是昆仑派中最强新秀的二人,到底谁更加厉害。

    “哗”又是一阵惊呼,这次是慕少英差点将徐少卿的发髻削中。

    虽非自己亲身比试,但昆仑众弟子们几乎个个都是一脸紧张之色,那韩少芳有几次更是差点站了起来---昆仑派年轻一辈的男弟子,几乎人人都对那秀雅清丽的韩少芳倾心不已,但大家几乎也都知道,那让韩少芳倾心的人却是慕少英。

    自认无能与慕少英相比的自然安得单恋,但是那不服慕少英的人,却是因此对他极为敌视---一边人群中的杨少功看着韩少芳那专注于慕少英的神情,眼中满是嫉恨---在昆仑派中,他是大弟子,可派中所有人包括师尊师伯们都认为二弟子徐少卿和三弟子慕少英要强于他,这已让他对卿,英二人十分的不服气;再加上他所钟情的韩少芳只一心系在慕少英身上,更让他对慕少英痛恨非常!

    再看另一边的人群中,那“昆仑派大草包”项少遥正一边啃着烧饼,一边好落寞的看着卿,英二人的比斗---这次派内比武名为人人有份,但实际并没有安排他和任何一个人比试,只是破例让他“围观”了每场比武而已;所以他一直无聊的观战到了现在;可是,他此刻心感落寞的原因并不在此---自那日被传了真气以后,他仍旧在每天清晨于后山破屋外等待着“仙女师父”的到来,但仙女师父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看来,自己非得按她的话,找到魅邪天,再接其三招才有会再见到仙女师父了;但是,那魅邪天可是新起的第七天神武啊!!!如此困难的要求,自己哪做得到?!带着这样的心绪,最近的日子,项少遥都是在闷闷不乐中度过的;不过,也正因为他太过在乎仙女师父的事,那韩少芳与慕少英前几天给他的“不悦回忆”倒是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好了!停!”这时,一沉稳之音响起,发话者,正是“琼天剑圣”玄奇道。

    徐少卿与慕少英闻之,即刻退步收剑,立定于场上。

    “你二人的赤霄剑法与舒月剑法练得都不错,功力亦在伯仲之间;再斗下去也没什么益处了,反而有两败俱伤,误了少圣大会的可能;今次,就算平吧!”玄奇道捻须道。

    “是!师尊!”卿,英二人闻言同拜。

    “好,那么这次派内比武就到此为止了;少功,少卿,少英,你三人虽已成为我昆仑派的代表,但万不可松懈,仍要勤加苦练;这样,你们才能在众英群集少圣大会上拼出一番天地来,明白了吗?”音声圆润,慢条斯理,话者正是“医圣”莫奇兮。

    “哎!少遥师弟还没参加比武呢!!!”功,卿,英三人还未及回应,一个憨厚的声音就陡然岔了出来;直把个毫无心理准备的项少遥激得差点没将满嘴的烧饼渣都给喷了出去!

    “哇靠!是哪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啊!这不是给我找事嘛!!!”项少遥心中大囧,忙循声望去,只见此时全场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那个发话人:云少耿身上---要这云少耿,他是声音憨厚,长相憨厚,为人更加憨厚,乃昆仑派第一愣头青;平常,是师兄弟中对项少遥颇为友善的一位,当然这次,他也要为项少遥抱抱“不平”咯

    “咳”三圣和在场弟子听了他的话后,几乎个个脸上都露出了尴尬之色---谁都知道这项少遥入昆仑十几年,从没被当做过弟子,只是个打杂的,根本不会什么武功;和他正式比武,未免有恃强凌弱之嫌,更是自降身价;所以,谁都不屑,也不愿和他比试。但他却又确确实实挂着昆仑弟子的名号,按理是应该参与的;于是乎,为免除尴尬麻烦,从头到尾都当他不存在便是最好了;谁料云少耿这个老实巴交的家伙居然在“最后关头”这么大声的嚷嚷了出来,真是叫大家都下不了台!

    “啊,对,少遥师弟他的确还没比过!”徐少卿这个“每人都应该为昆仑出一份力”的“始作俑者”倒是被提醒了一下,也来了一句,更让项少遥心中暗暗叫苦。

    “呵,少卿师弟与少耿师弟既然如此看重少遥师弟,那不如就你们亲自和他比比好了”一旁的杨少功落井下石,只等着看笑话。

    “哎呦,倒霉啊”项少遥见状心中无奈已极,正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猛然浮现出了仙女师父的身影:

    “人不可如此妄自菲薄,你若真想以后不再受人欺负,就必须先看得起自己!”

    “对!窝囊了十几年,真是够了,我不是已经决定,不要再受这些欺负了么?!人家仙女师父尽心尽力的教了我功夫,就算我不为我自己,怎的也不能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思!”想着想着,项少遥心头涌起了一股股的热血,双拳亦紧紧的捏了起来;接着,他扫了场上的昆仑弟子们一眼,最终将目光停在了杨少功的身上,“平时就你最爱欺负我,和我打很丢人是吧?那我就偏偏要和你打!!!”

    “大师兄!”项少遥主意一定,便跳出了人群,站到了比武场中央,对着杨少功高声喝道,“我跟你打!!!”

    这下,项少遥可是语惊四座---啥?!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昆仑派杂役居然要挑战昆仑派的大弟子?开什么玩笑?

    “你,,什,么?!”杨少功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平时被他整的一句话都不敢的丧家之犬,此刻居然敢挑战他?!

    “怎么,大师兄你不敢吗?!”项少遥咧嘴一笑---豁出去了!!!

    这一句更是惊震全场,连三圣都相顾愕然。

    “咳少遥”莫奇兮见此情景不禁想出声制止---他到底是个医者,心怀仁善;怕那项少遥因一时血气冲头,胡言乱语,枉受皮肉之苦啊!

    “师尊!二位师伯!就让我教教师弟该怎么用剑吧!”那杨少功本来就因为韩少芳与慕少英的事心中郁结不快,现在再被这项少遥一激,更是怒火中烧,便再懒管什么自不自降身价的事情,只想好好教训他一顿泄愤;于是,就向三圣一拱,自请接战!

    “这”莫奇兮正在犹豫,一旁的慕少英与徐少卿等似乎也想点什么,但那殷奇拙却抢先一步道:“依我看,就让他们打打,点到为止好了!”

    “这?师兄?!”莫奇兮听后心下一惊,随即望向了掌握着最终决定权的玄奇道。

    而那玄奇道只闭目沉思了一会儿,便道:“哼,就让少遥见识一下天高地厚吧!”

    “唉”既然玄奇道都已准允,那莫奇兮等人也不好再有意见了。

    杨少功得了三圣许可,便面向项少遥,冷冷一笑,道:“师弟!请了!”

    “师兄先进招吧!”项少遥闻言中剑也不拔,只向对方行了一礼---他让出先,并不是因为他自恃武功高强,而是因为他毫无对打经验,根本不知道开始该如何动,所以只想待人先出,自己再随应变罢了。

    但这一举动,却又教那“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惊讶非常,同时亦感到可笑非常---这项少遥根本不会武功,还要让比他强一大截的人先出招,是不是吃烧饼吃傻了?!

    “好个草包啊,竟然敢如此轻视于我!好!好!好!今天不打得你满地找牙,我杨少功三个字倒过来写!”满心怨怒之下,杨少功也懒得和项少遥客气,他飞起一脚,直朝对方踹去---对付草包,还用得着剑么?

    “诶?他的动作,怎的这么慢?”眼见杨少功这一脚踹来,项少遥却是丝毫不觉危险,他只侧身稍稍一让,便轻松避开了!

    “什么?!”这一脚踹空的瞬间,杨少功心中一惊,“怎么可能?!”

    而此刻,吃惊的不仅是杨少功,更有一众在场之人,连三圣也不例外!

    “哇!我是不是眼花了?”

    “那草包居然躲开了?!”

    “咳!碰巧瞎蒙上的吧?”

    练武场上顿时议论频起。

    “瞎蒙的!他一定是瞎蒙的!”杨少功强安心绪,心中默默念着,“我不能慌!不能慌!他不过是个草包而已,运气好躲得了第一次,我就不信他还能再躲开第二次不行,他一定不能再躲开!!他绝对不可以再躲开!!!”

    狠下决心后,为保万全,杨少功竟腾起内力,使出了昆仑派的“翔鹰腿法”!“唰”的一声,他旋身而起,卷出无数腿影,如雄鹰扑食般再朝项少遥踹去!

    “哇!!!”一见此景,人群中登时爆出了一阵惊呼---大师兄出也太狠啦!这下那草包可得去了半条命!

    “看得见!看得一清二楚!”面对对方的强劲攻势,项少遥不慌不忙,施展出了那套冠绝天下的步法;一时间,他竟像一缕幽魂一样在杨少功那如狂鹰抓地般的腿影中自如穿梭着,直到对方腿招用尽,他才定下了身形,且自身毫发无损!

    要这“幽冥鬼步”,项少遥毕竟是初学乍练,连其九牛一毛的效力都没有发挥出来,可是对付那杨少功,倒是绰绰有余了!

    “哇!!!”此时此刻,声潮彻底在“围观人群”中爆发了。

    “好俊的轻功!!!”

    “他从哪学的?!”

    “难道是师尊,师伯们偷偷教的吗?”

    “这好像不是我们昆仑派的功夫啊!”

    “这子扮猪吃老虎啊!!!”

    再看那玄奇道,他亦是一脸惊异的望向了他的两位师弟,但莫奇兮与殷奇拙却向他回以了同样惊异的眼神,表示完全不知道项少遥在何时练就了如此神妙的轻功。

    “可恶!!这不可能!!!”而这会儿最惊讶也最恼火的,就非那杨少功莫属了!他羞愤难当,怒极攻心,再不管什么身份不身份,难看不难看了,“唰”的一声就拔出了腰间宝剑,直接用上了赤霄剑法中的杀招“赤阳焚天”!

    霎时,一大片剑花圈转而出,在杨少功炽烈的内力催动下,便如一轮散着无数火芒的红日,直向项少遥灼去!

    “破绽,在那里!”于此瞬息之间,项少遥眼中灵光一烁,挥剑迎招!

    他内息一吐,侧身斜旋一挑,中长剑以极其诡异的角度,从对方那密集剑花的缝隙之中直穿了过去,“哧”的一下,恰恰扎在了杨少功的持剑之上!

    “哎呀!!!”痛叫声惊起,杨少功的宝剑随即脱!

    项少遥再借旋身余力,长剑一送一扫,“啪”的一声,正正拍中了杨少功的左脸!

    “哇!”这一击,打得杨少功板牙飞脱,人也飞了出去,摔了数丈之远,失去了知觉!!

    而项少遥此招,正是天逸剑诀中的“细雨随风”!

    这一刻,全场默然了,三圣的脸上亦挂满了惊震难当之情。

    紧接着,一阵阵惊呼陡然爆起!

    “我,我没看错吧?!”

    “草草包赢了?!”

    “他只用了一招!”

    “幸亏他没和我打啊!”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他连剑都没拔出来啊!!!”

    “诶?”听到“剑都没拔出来”这样的惊呼声后,正为这来之太快的胜利愣着神的项少遥猛然醒觉过来,立马朝自己上一看,方才发现,自己刚才因为太过专注紧张,竟然真的连剑都忘了拔将出鞘!

    而这个时候,几个昆仑弟子在莫奇兮的示意下,将那被拍晕了的杨少功给抬下了比武场。

    “你用的根本就不是本门的武功!!!”与此同时,一个尖利的声音忽然在一片嘈杂声中响起,练武场上顿时安静了许多,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那张少易满脸愤慨的站了起来。

    “对啊!项少遥他用的根本不是本门的武功!!!请师尊与二位师伯明察!!!”他身边的欧少元也一同站起,大声帮腔道---看过了项少遥与杨少功的比试,他们似乎有点明白那天在后山,自己的牙齿是怎么没的了。

    “嗯”殷奇拙闻那二人所言,稍稍沉吟了一阵,接着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骤然跃起,以四十四式舒月剑法,直向项少遥攻去!!

    项少遥见之心下一惊,忙起剑相迎---这次,他可记得拔剑出鞘了!

    于是,其一天逸剑诀就正正对上了殷奇拙的舒月剑法!

    铛铛铛!电光火石间,二人连过十招,然后互将剑势一送,分别立于练武场两端!!!

    “天哪!他竟然硬接了二师伯十招!!”

    “这子到底和谁学的功夫?!”

    此刻,全场又是一片哗然!

    “哎呦喂!真他奶奶的疼!”再项少遥,他虽然尽数接下了殷奇拙的剑招,但双臂却也已被对方深厚的内力震得生生作痛,几乎无法抬起了!

    话回来,那殷奇拙毕竟是玄奇道的师弟,论内劲,至少有其七成火候,论经验又是纵横江湖数十载的绝世高,战力非同可;此番比试,他只为了试探项少遥的功法底细,并未尽全力,所以项少遥才能侥幸以那根本未曾熟练的天逸剑诀和魅邪天所赠的一道真气硬生生的撑过了十招。不过,这也已经让殷奇拙及其他两圣吃惊不了---不仅仅是因为项少遥那不知从哪儿习得的高妙武学,更是因为他们竟看不出其招式内功是何门何派的路数!

    “你的武功是谁教的?!”殷奇拙沉声问道。

    “我”这会儿,一连串的“突发”事件把个项少遥搞得有点懵了,加上他又不知道仙女师父愿不愿意自己透露此事,故而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支支吾吾的,答不出话来。

    “呵呵,看来项少侠并不愿意透露师承何人。”此时,玄奇道忽的冷笑出声;在场的昆仑弟子们闻之则倒吸了一口冷气---师尊竟叫他“项少侠”,那是已经不拿他当昆仑门人看待了啊!而且,依照师尊一贯的脾性来推断,接下来,项少遥很有可能会被其废掉武功!!!

    项少遥闻言心中亦是一紧:“哎呦,这是要逐我出师门了么?哈哈,也好,反正我在你们这儿就从没真正成为过‘昆仑弟子’逐就逐了吧!但你们若想废了仙女师父教我的武功,那可是万万不行的!嗯”思及此处,项少遥忽感背脊一阵发凉---那昆仑三圣若真想要废掉自己的武功,恐怕自己现在也是无力抵挡啊!

    “哼!反正此地于我毫无眷念可言,去他的昆仑派!我溜!!!”主意一定,项少遥陡然使出了吃奶的劲,腾起轻功,转身就跑!

    “唰”的一声风响,他瞬间便飞出了门派之外,直往山下冲去!!

    “什,什么?!”

    “他,他居然跑了?!”

    项少遥这毫无预兆的举动,又一次惊震全场,就连三圣也没有想到这子竟然跑就跑,毫无顾忌!

    “追!”殷奇拙猛的会过神来,大声吼道。

    “来不及了!”玄奇道却立时扬声制止---刚才比武的时候,他已经看出,那项少遥的轻功非同可;若是只论跑路的速度,恐怕连自己都追不上他,其他昆仑门人,则更是“望尘莫及”了。

    “难道就让那子这么跑了?!”殷奇拙一脸的愤然不甘。

    “他跑了也没什么不好,”玄奇道轻捻白须道,“书信一封送去西蛮郡郡衙,将今日之事如实相告;他们自己的皇子皇孙,以后让他们自己去操心吧!”看更多好看的!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