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顶点小说_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凤兆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捣毁黑矿
    第三百九十四章捣毁黑矿

    点燃粮草的护卫趁乱先歼灭了一部份护卫。

    然后趁着对方大乱之时。

    杀了坑口看守。

    进坑救人。

    救人的过程比想像中的顺利。

    也许这些人从来没有反抗过也或许他们反抗过,却被轻意镇压。所以看守有恃无恐。

    坑下的看守,竟然有一半喝的醉醺醺。

    他们下去,不费吹灰之力,便被解释了。

    先找到赵家庄的人,再由赵家庄的人出面劝导苦力们。

    在看守大举扑杀上的那一刻。

    他们比护卫更疯狂的冲杀上去。

    有拿棍棒的,拿从看守中夺过的刀枪的。

    还有些,甚至中抓着几块矿石,见人便砸

    喊杀声,痛呼声,流血声,将矿坑变成了修罗地狱。而他们,都是地狱走出的恶犬。

    咬到死人,死不松口。

    哪怕被敌人敲掉了牙齿。

    哪怕肠穿肚烂,也一定要拉上一个敌人陪葬。

    当第一缕朝阳射进矿坑口他们胜利了。

    “姐,是奴婢不好。若不是太过托大,便不会被困在庄中。成才和崇亮都看出异常来。

    奴婢却觉得他们题大作。带着赵帜下山。不想竟然一头撞进了对方的陷阱中。庄中两位宗老,为了保护我们夫妻。

    被生生打死了。姐,奴婢是赵家庄的罪人啊。”

    白氏一哭,附近的人都开始抹泪。

    哪怕是大男人,经历了这样一场厮杀。

    眼中也不由得泛红。

    凤喜上前,扶起穆臻和白氏。这个平时最是感性的姑娘。这次却没有哭。

    而是一本正经的对白氏。

    “姐担心了一路,姐知道,若不是出了事,嫂子一定会想尽办法将真相送出来。如今见到赵哥在嫂子平安归来,姐便放心了。”有些话穆臻次会,出来难免显得矫情。

    那她便帮姐。凤喜话音落下,白氏的泪果然落的更凶了。

    穆臻环视四周。

    一个个见到她,脸上都露出意外之色。

    或许他们没想到,这样一群彪悍的护卫,主子竟然是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姑娘吧。

    “各位兄弟我现在要带人去找那个狗官,去为赵家庄死伤的亲人报仇。有报仇的我们走!”

    穆臻没有费力气鼓吹这些人。

    也不需要穆臻多什么。

    只一句,这些人二话不,迈步跟上了穆臻。

    事后穆臻才知道。这里所谓的重囚,苦力。

    都是百姓出身。

    新县令或是看中了哪家的女儿。或是相中了哪家祖传的宝贝。

    便给这家人扣上个罪名。

    然后发派到矿上做苦力。

    这些人,和县令,都有血海深仇。

    去往云北的路上。

    穆臻问明了白氏,她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言打探的消息还算准确。

    确是来了位新县令,而且一上来,便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美其名,为了充实国库还皇帝病重,太子不日便能登基。他们的银子,是给新君充实国库所用。每个人都该为国家鞠躬尽瘁。

    这番话,骗骗无知妇孺还可。

    要想骗精明的白氏,休想。

    哪怕新县令派人来山上传达其意,白氏也没有理会。

    可是突然有一天,百十人冲进了赵家庄。

    想着家中长辈还在,白氏不顾于田等人的阻拦,还是下了山,赵帜不放心,也跟了上去。

    白氏认为不管来的是什么人,都不会动赵家庄这些老人孩童。

    不管对方要的是什么。

    总有商量的余地。却没想到,对方根本没打算和她商量。

    绑上他们夫妻,然后二话不逼问他们身份。

    对方似乎吃不准他们是不是真的从山上下来的。

    一位宗老借他们是他的儿子媳妇。出门去了,刚刚归家。对方似乎不相信,把宗老往死里打。

    期间,白次几次想站出来。

    告诉他们,她并非守老的儿媳,她是刚从山上下来的。

    可是直到死,宗老还在喊他们夫妻儿子媳妇儿。

    然后,赵家庄所有的人,便都被反绑双,送到了这里。

    白氏一边将点心塞进口中,一边回答道。

    矿坑简直不是人能呆的地方。经常三餐不济而且守卫拿鞭子,行动慢一点,迟顿一点,便是一顿鞭子。

    很多人,体力不支倒地。最终再也没有爬起来。

    赵帜夫妻还算幸运。

    赵帜带人下矿,白氏带人将矿石运上牛车。

    因为他们二人有些威望,赵家庄的乡亲们算是有主心骨,皆听命于赵帜夫妇,并不轻意触怒守卫。所以死伤还不算多。一些不甘被奴役的,进来便挑衅守卫。很快便见了阎王,在这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进了矿坑,都是低贱之人。

    性命随时不保。

    赵帜和白氏都相信。

    他们会得救的,穆臻一定带人来救他们。

    便是靠着这个信念支撑着,他们才能活到此时。

    若没有这样的信念,他们或许早就不顾一切反抗,然后死的不明不白,尸体最终被扔到矿洞深处。

    “奴婢没想到,姐会这么快来?”

    因为多数人身上都有伤,所以他们走的并不快。

    穆臻早就吩咐江言带着身高强的护卫先行前往了。

    是去报仇,难道还真的能带着这帮伤重去攻县城?

    这种公然忤逆之事,穆臻自然不能做。

    之所以带着人往云北镇走。

    是因为镇上有药铺,有粮铺,能让这些人看病吃饭。

    “我还嫌自己来迟了我若来的再早些,你和乡亲们,便能少受些苦了。”

    穆臻看着臂上露出青紫伤痕的白氏。

    自责道。

    “姐的什么话?我们全庄上下,都感激姐。姐能来救我们,已经是姐能做的极限了我们明白,自己是贱命一条。不管谁当县令,都会最先拿我们下。

    所以这事,躲不开的。这个黑矿,是前任县令秦迅昌发现的。他没有上报朝廷,而是私自开采。他死后,便落到新任县令中。他也和秦迅昌一样,私下采矿。每天都有人死在矿洞中姐,这个矿足足开了三年。三年时间,矿洞中埋了多少尸骨?姐今日捣毁了矿洞救的何止是我们,这几百在此受苦的百姓

    乡亲们,这位便是我对大家的姐,是我们大家的救命恩人。”看更多好看的!威信公号:hhxs665